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名侦探柯南之缺月_ 星辰暗淡,希望不过。-

时间:2021-02-04 16:0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璃月浅小说名侦探柯南之缺月 星辰暗淡,希望不过。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北风不在家,灰原哀和荼绯蘼,

    想干点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荼绯蘼掏出了一根铁丝。

    “用我祖传的开锁技艺,从柜子里偷柯南喝过的那种饮料酒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们的面前,放上了一瓶新上市的汾酒,修长的瓶身是迷幻色的雾黑,透着夺目的光晕,度数比水高一点,却也不是小孩子可以当饮料喝的那种淡酒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两都不是什么小孩子。

    他们,对视着,缓缓摊开桌上的牌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……

    “对六。”灰原把牌往桌上一耍,风轻云淡。“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荼绯蘼愿赌服输的倒酒喝。

    然后,一口……

    荼战士英勇的倒下了。

    两个娃儿不知道,那个酒瓶子里面的液体,早就被前天又双串门的柯南小朋友全部喝玩了,北风挺喜欢那个瓶子,就把上次没喝完的琴酒倒进去了。

    他把酒锁进了柜台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瓶酒,还是遭了毒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灰原哀头一次知道,对小白鼠进行“实验”的时候,自身安全还会受到波及,看着眼前这个面红耳赤,已经喝醉了的醉汉“荼绯蘼”,灰原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那个男孩,他精准的伸长了手臂,搭在她的肩膀上,头渐渐的靠近了。

    毛呼呼的白色头发很清晰的映入眼前,鼻子抽动一下,她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,看他的头发,还很蓬松,微微翘起一撮毛毛快要扫到她脸上,灰原哀摸了一把口袋里的剪刀。

    这头发,一看就是刚洗过。

    和柯南那已经结板的发型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她不反感他靠近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请别像狗一样嗅我好吗?

    那个漂亮的男孩,脸蛋微微红着,迷离着眼睛,凑近,动作幅度很大的,闻她。

    吸溜然后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灰原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暴躁的一推,平日里一推就像风火轮一样转动的男孩纹丝不动,只是看着她,酒红色的眼睛,像琉璃一样清澈,仿佛没有酔,却又是真的酔了。

    因为,他的身体微微侧倾,倒在了麻将桌紧挨着的床上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阵均匀的呼吸传来。

    居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灰原哀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她的床啊!小混蛋……

    而且,他的一只手还哒在她的肩膀上!

    灰原哀轻轻去扳,扳不开。

    灰原哀大力去扳,扳不开。

    灰原哀蹲下绕开他,那家伙的手,被她扯动带动身体滚动,很快他就要从床上滚下来了,善良的灰原哀停下了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,深呼吸。

    用双手扯动床单,竟然把荼绯蘼抖了起来!

    荼绯蘼的手脱离哀肩,他掉落在床边上放着的躺椅上,依旧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灰原哀重新搬来一床被子。

    给睡着的“人”盖上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摸起桌上的酒瓶,本想喝一口的她停住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汾,是琴……

    女孩平滑的额头不由冒出几根黑线,

    北风……

    王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者风正在所向披靡的……在新郊区大晚上的打弹珠。

    琴酒缩在角落里,靠着墙,像一个绅士般静静的喝手里的“爵士”---一种调制鸡尾酒。

    鸡尾酒,他喝起来,就……没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酒精浓度太低。

    至于不和北风一起玩。

    打这种东西,应该在他所有技能里,能排上最不擅长的前三。

    毕竟琴酒只会打子弹、丢炸弹、开飞机、扫坦克、开舰艇、运航母、开宇宙飞船,和光明正大的看北风。

    最后一项,是他现在正在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琴酒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点……

    灯火仍通明。

    到十一点。

    两人结伴沿原路回家。

    在地上……发现了一个昏死过去的女孩---董木伶子。

    她蜷缩在地上,浑身湿乎乎的,尽管已经昏迷,由于条件反射,浑身肌肉还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北风把可怜的小姑娘扯起来,摸摸她的脑阔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知道她是什么人了。”

    琴酒配合着嗯了一下,充满魅力的嗓音继续补充:“日本人。对吗?”。

    北风用那双勾人的眼睛超凶的瞪琴酒。

    他嗔怪的眼神,看得琴酒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是KLS,全称Kleine-Leine,睡美人综合症”。”北风一边把围巾解下来,大致包裹一下湿乎乎的女孩,再把她腰上还连着的石头扯下来。

    “一种随时随地可能昏迷并且成为植物人的病,或者说,她发病时,基本和植物人没有区别。”博学的琴酒立刻做成补充,他没问北风怎么看的病,目光直勾勾的锁定董木身上的围巾,锁定她和北风靠近和连接的面积大小,眸光闪动一下,看到那张惨白的小脸,他终究是没说话。对毛还没长齐的小娃仔,琴酒自认为是宽容的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北风喜欢随便在路上捡小可怜的做法,尤其是捡这种麻烦的家伙的行为,他会严格控制,尽量少做。

    黑衣组织又不是学雷小锋组织。

    而且,路上碰瓷的人比较多,劫色的也不是没有,出门在外,要以安全第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董木伶子被围巾包着,明明没有感觉到暖和多少,身体抖动的幅度却明显没有那么大了,至少,她不至于再让北风觉得自己,正提着一根活体振动bang.,现在感觉像电dong牙刷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北风一手和琴酒拉着,一手提着他们共同的“女儿”,像家的方向进军。

    当然,最后的目的地,既不是北风私藏雪莉的地方,更不是酒厂,琴酒又当工地又当家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是,北风家附近的工藤宅,某栋暂时空无人住的别墅。

    居说这,原本是赤井秀一想住的地方,但他去找女朋友吃软饭去了,这个空房子,就成了北风经常挪用塞鬼的地方,反正是柯南自己说的,他的房子,除了阿笠博士,其他人都可以随便住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客气,天天塞鬼天天爽。

    今天再塞个活体,中和一下气场。

    北风熟练的翻墙进入。

    琴酒凭借大长腿和锻炼出来的爬树技巧,也成功的越过栏杆。

    两个夜闯柯宅的坏男人,随便打开一扇客房门,把湿乎乎的董木用电吹风吹干,丢在了被子里,也不管人家正在发什么睡美人的病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董木的脸上被粘了张纸条:你被路过好心人捡尸,现暂时放置于某无人居住宅区。(详细地址见门牌)

    注:应该没有傻到不记得自家吧?打车回家,车费在床头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丹高中……

    十一点半:

    本该落锁的天台门开着,两个穿着校服的人对立站着。

    空井目有些好笑而玩味的侧眼,看着面前表情“平静”到没有一丝起伏的“少女”。

    “希…学姐,你怎么能把这个事情全部怪我呢?明明是你自己对养的狗太仁慈了啊!你要相信我啊,我们可是……伙伴啊!”空井目把玩着手上的鬼魂,将它提起,一下子吸进嘴里,他的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,月光聚拢出的背影被拉长,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类的轮廓。

    毒岛希拿着手里的长剑,没有一丝犹豫的划破面前笑嘻嘻的人的脖子。“我现在反悔了,伙伴?我现在只想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啧,真是狠心啊,你居然,就为了个无足轻重的“小宠物”对我,刀剑相向~不怕我把你的秘密抖出去?”

    毒岛希没有回答,他不断挥起的剑,就是他的答案。“我有没有说过,不要动我身边的人,你不光动了,还用我的样子下的手,甚至,还让她看到了你那些肮脏的东西!这就是你该死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少女”的剑戳向空井目的喉咙。

    空井目露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他的伤口里黑红色的血留满地。

    毒岛希不可置信的看着,脖子插入一把剑的男子,笑嘻嘻的把剑又拔出来。

    “希,看到了吗?怎么样,是不是很酷?”他的脖子还有一个窟窿,看起来瘆人。“现在气也让你出完了,反正那个叫董木伶子的,已经全部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毒岛希恶狠狠的看着空井目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怪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是毒岛希,如你所愿,我……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我的曾经,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雨天。

    造了许多肮脏的水坑。

    天就下着雨,

    那些可恶的嘴脸,却围在一个水坑前,笑意盎然。

    在笑什么?

    或许是在嘲笑我吧?

    因为我正躺在那个污水坑里面。

    一口痰飞在我面前,好恶心。

    想离开这,

    做不到。

    想起身。

    好痛啊。

    我……

    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狠狠地打我的腿,他们想掀开我的ku子看看,我拼命的反抗。

    腿在那时候就已经骨折了啊?

    眼泪想要留下来,我不许自己留,或许我还是有自尊的吧,我不能因为那些人渣哭,他们不值得我哭。

    他们叫我“没有妈妈的小怪物。”“娘娘腔”“人妖”。

    我是没有妈妈了,半个月前,她听说我的病需要用好多钱,而且难治,她于是毫不犹豫的走了。

    我的父亲,他很辛苦,所以我可以理解他酒后打我出气。

    可…我是不是太懦弱了?

    反抗可以结束这一切吗?

    可这样是不是太麻烦别人了?

    就像小丑,一个取悦他人的玩意。

    无论做了什么,都是他们的笑料。

    眼皮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我快死了,终于感觉到慌张。

    一群麻瓜。

    人的生命,当然是很脆弱的啊。

    我的大脑不断地冒出奇怪的想法,骨折的腿抽动一下,我的手,缓缓投出一块藏了很久的很小的石头。

    我根本不知道那块石头,会造成那后果。

    石头砸倒了一个欺负我的人,砸进了他的眼眶,许多血,他痛苦的表情取悦到了我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,那个娘炮居然敢!快去找老师!”

    我已经做好再被羞辱,再被打的准备,他们看我的表情却只有恐惧。

    只是留了一点血而已啊,这不是你们经常对我做到吗?

    他们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恶人,原来怕恶人。

    我没有注意到一个人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雨,突然就没有再敲打我顿悟的脑袋了。

    洁白修长的手指,戴着金框眼镜的好看的脸上自带笑。“同学,你怎么在地上坐着,是滑倒了吗?我送你去医务室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煜安,现在的名字叫…空井目。”他伸出手,语气认真。

    我当时不知道你口中的,现在的名字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已经猜到,这是你处心积虑的阴谋,你笑里藏刀的表情出卖了你,可,我已经没有什么能被你骗走了。

    你对我很好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这样。

    那一刻我的眼里再没有其它……

    我知道我已经喜欢上你了。

    想成为一个配上你的男人。

    对,看到这,机智的你一定又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的病……是性别感知障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毒岛希勾勾唇。

    性障,总好过智障。

    而且,我就是喜欢男生,

    你觉得恶心,那又如何。

    我做我的我;&7,你看不习惯:

    请自戳双目。

    嗯,后来那件石头事情,被学校判成意外伤害,因为没有监控,没有目击证人!

    当时看到的人明明有很多。

    毒岛希不明不白的升学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喜欢的人跟着他一起去了帝丹高中。

    他一开心,填写学校档案的时候,一不小心又犯病了。

    他把性别写成了女。

    所以那天开始,他有理由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女装大佬希诞生了。

    hai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