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颤抖吧昏君_ 第一百二十章我很凶的-

时间:2020-12-23 11:1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舞夜夭小说颤抖吧昏君 第一百二十章我很凶的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武王不愿同隆承帝翻脸,他再不情愿也得去太庙。

    和顾娴依依惜别,武王重新踏上去太庙的道路,这次武王没再让顾娴跟随,他有点舍不得解语花一般的顾娴,但他得给幕僚先生们,以及属下挑明态度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贪图美色,遗忘正事。

    偶尔放松小憩罢了,武王依旧还是让他们信服追随的人。

    “县主,咱们也回去吧,武王殿下已经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几日朝夕相处,顾娴很难再把武王单纯看作一个自己比较喜欢欣赏的人,他的风度,他的幽默,以及同顾娴来自灵魂上的契合度,都让她的心靠近武王。

    她感念做皇后那辈子武王对自己的维护,每次她被李湛欺负,难堪落寞时,总能在皇宫中碰到武王。

    说来可笑又可悲,她做皇后时,过得最体面的一次生日,不是因为李湛,而是摄政王亲自为她安排,前朝百官为她庆生,命妇们分批入宫给她磕头。

    太后都亲临为她祝酒,后宫妃嫔,包括李湛宠爱的几人也是第一次在她面前战战兢兢,生怕惹怒了她。

    晚上,摄政王更是为她整整燃放了一个多时辰的烟火。

    据说,摄政王为此征调不少的工匠制造烟火,最让顾娴难以忘却的烟火就是百鸟朝凤,栩栩如生的凤凰横梗夜空,展翼腾飞,百鸟跪拜俯首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满足,顾娴以为经历穿越后早忘记,可事实证明,她没忘,也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当年,摄政王见到她时,是不是很痛苦?隐忍内敛,压抑着他对自己的倾慕。

    可她享受着摄政王的疼爱维护,却纠缠着李湛,这个不值得她爱,不懂珍惜她的渣男。

    难怪,摄政王面对她时,总是不愿听她提起李湛,总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而她天真以为,摄政王是因为太后!

    当太后选择进了太子时,太后同他之间只剩下美好的回忆了。

    顾娴抿了抿嘴角,做过最蠢的一件事,不是爱上李湛,而是帮当时的摄政王同太后牵线,他说自己是个傻丫头。

    傻丫头经过他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喊出来后,顾娴在脑子里想想都觉得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顾娴利落拨转马头,“回郡王府,我有事同父亲说。”

    武王麾下对她隐隐不满,她能觉察得到,只是她装作看不到,他们不懂自己,武王相信她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她用柔情瓦解武王的志气,他们哪知道武王舅舅承受得压力?

    武王宛若绷紧的弓弦,再多点力气,弓弦就断了。

    何况顾娴记得清清楚楚,武王舅舅的她身体并不好,她费尽心思寻草药配药浴,又弹奏清新缓解压力的曲目,只为他健康,精神旺盛才能同隆承帝斗下去。

    何况李湛是个阴损的小人,能屈能伸,简直比忍者神龟都能忍,在李湛处于弱势时,摄政王就算往他脸上吐痰,李湛都能忍下来。

    记得当年,每次都是摄政王坐在御书房,而身为帝王的李湛站在一旁,恭敬回话。

    而等李湛大权在握,谁都没资格在他面前有个座位,不少朝臣,包括首辅阁臣都需要跪着就话。

    顾娴就见到首辅膝行出门,至于首辅怎么得罪李湛,她记不清了,只知自此,首辅大臣们再不敢质疑李湛的决定,在荒唐的旨意,他们都得默默承受。

    按说,本朝的传统优待士大夫的。

    可李湛公然违背祖制,对大臣说骂就骂,说杀就杀。

    在后世,顾娴读过介绍心理学的书籍,李湛就是心理疾病患者,压抑忍得太久,得意后便爆发出来,丝毫不顾及江山,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。

    李湛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,武王舅舅需要长久同李湛消耗下去。

    若是武王舅舅如同上辈子一般,熬到身体渐渐虚弱,精神衰弱,武王就算占据优势,也有更多人站在年轻的李湛那边。

    他们只想武王带给自己的荣华富贵,那些幕僚想着借武王之手治理天下,青史留名,只有她对武王无所求,只在乎武王这个人。

    以前,顾娴只想保护亲人闺蜜,报答上辈子对自己好的恩人,让自己的仇人倒霉,为此她接近武王带着一点小算计。

    如今,顾娴把武王当作真正的自己人,将武王划到自己保护的范围中。

    她会向武王麾下证明,自己不仅不会拖武王的后腿,反而能帮武王许多。

    除了赚钱之外,顾娴还能做很多事,知道很多别人不知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可是从千年后回来的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宫,温暖赶到时,天边鱼肚泛白,晨光一丝丝扯破黑暗。

    “温小姐请,皇上正在御书房等您。”

    田太监亲自来接温暖入宫,他八岁时跟着隆承帝,陪着隆承帝从太子熬成帝王,见多许多事,也见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按说,他不该再被什么人吓到。

    可他真是好奇温暖了。

    他算是看着温浪长大的,也知隆承帝说是把温浪当狗养,可真真是把温浪看作小弟弟,甚至看作亲妹夫——这话隆承帝只同田太监一人说过。

    当时,隆承帝还是太子,指着窗外安阳长公主同温浪,问,他们是不是很相配?

    田太监忘了公主同温浪再做什么,不过记得太子脸上舒展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因此,温浪执意娶尹氏时,反对最激烈的人就是隆承帝。

    他甚至提着鞭子狠狠抽了温浪一顿,半个月没同温浪说一句话,而后安阳长公主自请和亲后,隆承帝让温浪在外面跪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而后,隆承帝对尹氏从漠视,到有点欣赏,甚至赞同尹氏在外败坏温浪名声,就是想让温浪后悔。

    当初,温浪成亲前求过隆承帝,以同隆承帝多年情分相求——不要怪尹氏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这一条,隆承帝根本不会给尹氏任何展现才华,取悦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温浪重新回到隆承帝身边后,隆承帝对尹氏的态度急转直下,恨不得尹氏倒霉。

    也不知,尹氏何时能明白不是靖南侯保住了她,一直默默保护她的人是温浪。

    所以,田太监以为最聪明的女孩子莫过温暖。

    比名满京城的温柔聪明通透得多,同是姐妹,以后只怕是差距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温暖将路走宽了。

    而温柔却把路走窄了。

    “田公公为何总是偷看我?莫非我爹在皇上面前失礼,还是他又在皇宫中闯祸,得罪陛下?”

    温暖不怕人看,田太监看她太多次,还都是悄悄打量,仿佛见到妖孽的吃惊目光。

    田太监心说,为何看温暖,你就没点数?

    让魏王侍卫送尸体进宫,整整齐齐摆在皇上面前,又从尸体上挖出好几十箭头,更有得尸体残缺不全。

    隆承帝差点呕出来,本来侍奉在隆承帝身边的妃嫔吓得花容失色,娇躯乱颤,胆小的宫女脚软直接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就算是皇宫侍卫一个个也都被震得不轻。

    隆承帝相信李湛和温浪领人同劫走花娘母子的人大战一场,但是皇上也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相信有这么激烈的战况?

    魏王又是个闹事不怕事大的人,已经闹着要将尸体摆在金銮殿之外,让上朝的官员都看到。

    “温四爷一切安好,不曾惹恼陛下,可温小姐送过来的……着实让皇上很吃惊。”

    田太监是隆承帝身边人,算得上隆承帝心腹之人,当年在隆承帝身边伺候的人不少,有的被砍了脑袋,有的去了东厂,有的被隆承帝厌弃。

    只有他凭着小心谨慎,揣摩圣意始终跟在隆承帝身边,“好叫温小姐知晓,皇上因为尸体的事,颇为不悦,一会儿您回皇上话时谨慎一些,别再招惹陛下。”

    一般,田太监都是收些好处才会对提醒皇上召见的人,毕竟皇上也默许他收点银子。

    有一些皇上不好说的话也都是从他口中传出去,好让重臣领会。

    “我没给你荷包银子,你就肯提醒我,是看在我爹的面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收温暖银子还错了?

    “不是,实话说,咱家看好温小姐,当然咱家没瞧不起温四爷的意思,以前只听说温小姐让温四爷醒悟振奋,咱家不大相信,温小姐今日所作所为,以后温小姐再做什么事,咱家都不觉得惊讶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温暖笑道:“我不信,不信你不惊讶。”

    田太监笑容僵硬,带温暖来到御书房门前,哪怕已经看过一次,田太监还是为御书房外摆放的尸体——震动。

    也不敢仔细看。

    听身边的温暖说道:“规规整整,尸体连间隔都一样,脑袋成一条线,这一定是魏王殿下亲自摆的,除了魏王总是在意这些旁枝末节,我想不到别人了。

    我爹拉魏王是向皇上告状,不对,是同皇上说清楚,京畿重地都不太安全,魏王却只记得摆尸体,难怪皇上不悦,都是魏王惹下的。”

    田太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温小姐看得真是仔细!

    到底谁在意这些旁枝末节?

    魏王吗?

    不过魏王殿下有这毛病?

    他怎么都没发现?

    这么一说,隆承帝好似也有点——反正隆承帝见不得温浪身上有不齐整之处的。

    御书房,隆承帝踹了温浪一脚,“你女儿,听听,故意同朕装糊涂呢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